崩人设后我变成了魅魔

崩人设后我变成了魅魔

鱼无心

字数:83.78万字

阅读:0 连载中

加入书架 开始阅读
0 0 0票 推荐票
【正文完结,番外掉落中,新文《本路人今天也在路过男主片场[娱乐圈]》已开】 【修过几次前文,评论区彩蛋小剧场和精修完整版只在晋江】 #在大魔王前男友手中,不停作死,懒得求生# #咦他怎么放下刀过来亲我了?# 快穿者路希安在伪装人类圣子、完成欺骗该世界主角(等人)感情的任务后愉快死遁,前往下一个世界。 死前,他一把掀开自己具有魅魔血脉的真相,自曝黑历史,一夜之间从纯洁无瑕白莲花变阴险毒辣黑月光,狠狠拉满了所有人的仇恨值。 撩完就跑真刺激,反正他也回不去 ……直到一觉醒来,他不仅与系统失联,还回到了上一个小世界。 他的脚踝上是封锁魔力的脚链,魅魔血统觉醒过半,长出了魔纹、白发与红眼。 不仅如此,他还被困在了城堡里一座连窗户都打不开的高塔之上。 而城堡的主人,正是。 那个一心要报复他、毁灭他、杀害他的恐怖主角。 ——不知为何,在他死遁后,他的身体没有随之死去,而是被那人养在了城堡里,活着,却没有意识。 路希安:……我还有的救吗? 他刚解开魔力封印要跑路,便被闻讯而来的主角拽住了长发,并被扼住了命运的咽喉。 “小骗子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主角问他。 他眼中带着炽烈杀意,直到看见方才还死不悔改的路希安当着他的面,痛苦地蜷缩了起来。 主角:? “我的魅魔血统……又开始觉醒了。”路希安断断续续地说着,“我好像……开始长出魅魔的角和尾巴了。” 主角:…… “谁让你解开封印。”主角冷笑道,“你活该。” 路希安正觉得自己会成为史上死得最憋屈的快穿者,然后…… “让我摸摸尾巴,”主角哑着声音道,“这次就放过你。” 路希安:?你不对劲 “可以……换成角吗?” * 在第三次差点被黑化主角掐死后,路希安终于放飞自我。早晚都是死,他索性当起了娇气作精。 主角叫他过来捶腿。路希安瘫在沙发上,说手疼。 主角让他过来弹琴。路希安缩在池子里,说头疼。 主角让他过来砸核桃,路希安蜷在毯子里,说肚子疼。 主角掐住他的手臂把他拖进房间里。 “你扭到我脚踝了。”白发魅魔笑眼盈盈,“很疼呢。” 眼角泛红,声音软糯绵长,又仿佛带着小小的钩子。 可他万万没想到,在他放弃求生欲后,主角却只是一声不吭,蹲下来揉他的脚踝。 “还疼么。”他低声道。 路希安:? * 路希安死遁时,主角恨他。 日复一日用心头血保存路希安冰冷的躯壳时,主角想,如果那个叛徒还能醒来,他要让他流血,让他流泪。 直到路希安真的醒来时,主角看着他肆意妄为、笑靥如花,蜷缩在王座旁打瞌睡像一只软绵绵的猫。他僵硬了想去触碰他的指尖,却只有一个想法。 ——他绝不能让他发现,他爱他。 冷酷疯狂大魔王(傲娇醋缸子xxj)x恃靓行凶黑莲花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求预收的分割线】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*求预收:《本路人今天也在路过男主片场[娱乐圈]》 在华国有个xfxy的五人男团,分别是ABCDE,除了毫无存在感的本文主角E之外,其他人都是jj男主配置。 A是一个重生者,从小被抱错,上辈子被总裁当了替身,坐标狗血都耽。其身上的男男关系极为复杂蜘蛛网,日常陷入各种修罗场与追妻火葬场。 B是一个高考状元,其实是古穿今的大佬。日常擅长各种国粹绘画,画出画来被誉为国宝。坐标都耽爽文。 C是一个超能力者,每天晚上都在梦里快穿各个要演的电影,坐标幻耽,被誉为体验式演技天才。 D是一个无限流玩家,日常在活动中突然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突然消失十分钟去过副本,因此出了名的肾功能不好和灵异事件缠身,因身手过人在圈中以擅长极限运动闻名,坐标幻耽。 只有我们的主角E是这个多姿多彩的男团里唯一没有超能力没有任何狗血剧情的人,却常常被迫卷入ABCD的多姿多彩生活里。 比如E偶尔会在一群总裁试图火葬场时,玩着手机路过旁边,说一句“今天也麻烦你们请排队哦”。 偶尔会在B进行四位数乘四位数心算时在旁边用手机按计算器,说“哦,是这样的啊”。 偶尔会在C不小心泄露自己穿过电影,紧张地看向自己时歪头一下头,不说自己看出来,也不说自己没看出来。并在C抱怨这场戏挑战性很高时,玩着手机说一句“可是如果是C的话一定是有办法的。” 偶尔会在进厕所,与凭空出现一脸血腥、惊恐地看着突然出现的自己的D面对面的时候,淡定地说一句:“还有二十分钟就要上场了,还来得及洗干净脸吗?” E觉得自己是一个过着平静生活的人,其他四个队友都觉得他洞察一切恐怖如斯。 * 在男团成立二周年,ABCDE接受了采访。 记者:在你们男团的五个人里,有腥风血雨的绯闻中心A,有随手一幅画就是国宝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家业的学神B,有体验派百年难遇的演技天才C,有以气质神秘灵异事件缠身从超高威亚上蹦极安全落地闻名的D,还有……老是被吐槽喜欢玩手机、混圈像打卡上下班、像个路人一样乏善可陈的E……你们觉得谁是最深藏不露的人? A:E B:E C:E D:E 记者:……E你觉得呢? 被记者忽略了的E从玩手机中抬起头来。 “啊,轮到我了吗?……唔,我觉得大家都是相处得很好的普通的人啊。” ABCD:(看着E温和的笑容,第N1次)E恐怖如斯!!!